2019-05-16 13:31:18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余詩泉
核心提示:報道稱,戛納電影節必須滿足全世界的要求,同時保留足夠的法國特征以獲得國內的支持。

參考消息網5月16日報道 外媒稱,2019年的戛納電影節比以往更加好萊塢。

據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網站5月14日報道,如果你看到嘉賓名單,可能會認為戛納電影節已經完全好萊塢化。

埃爾頓·約翰飛抵戛納,要在《火箭人》放映前一展歌喉;昆汀·塔倫蒂諾和他的群星首次展示據預言將成為“杰作”的《好萊塢往事》;在電影節倒數第二個晚上,西爾維斯特·史泰龍會展示他即將上映的《蘭博5:最后一滴血》的片段,此外還有《第一滴血》的紀念放映。

矛盾與權衡

當然,實地體會戛納電影節并不是這個感覺,名人走紅毯的活動只是一些瞬間,電影節實際上大部分時間都在放映來自秘魯、馬里、羅馬尼亞或其他地方的不知名導演拍攝的影片。

戛納1

在法國戛納,主競賽單元評委、美國演員埃勒·范寧(左)亮相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開幕式紅毯。(新華社)

報道稱,誠然,許多參與戛納電影節的人都在翹首期待昆汀、特倫斯·馬利克或佩德羅·阿爾莫多瓦爾的新電影,更不用提開幕影片《喪尸未逝》,這是一部吉姆·賈木許導演的吸血鬼電影,群星云集。但戛納電影節最熱門的一些電影,都是來自在電影節圈子之外,相對沒什么名氣的導演。

比如,講述一名電影制作人進入巴西內陸的電影《巴克勞》。這部電影來自小克萊貝·門東薩和茹利亞諾·多內萊斯,他們先前合作拍攝了墨爾本國際電影節大熱影片《水瓶座》。

報道稱,并不存在特別的不公正:戛納電影節必須滿足全世界的要求,同時保留足夠的法國特征以獲得國內的支持。

這就是電影節“巨獸”的本質,在矛盾中蜿蜒行進:平衡作為藝術向導的高雅權威性與電影市場的原始商業性,或平衡體現老式魅力的燕尾服和高跟鞋著裝要求與大部分觀眾追求的放蕩不羈的新潮。必須權衡保守派——終身擔任戛納評委的導演們——的期望與新興導演人才的期望,后者相當合理地希望可以輪到自己做主。

每年,這些矛盾或多或少都能得到協調。

文化挑戰

據報道,近年來,電影節面臨著兩個更大的文化挑戰。第一個是網絡電影的興起,尤其是奈飛公司。

去年,人們就感到十分焦慮,因為戛納電影節藝術總監蒂埃里·弗雷莫拒絕在戛納放映任何奈飛公司的電影,除非奈飛公司同意除了在自己的網站放映之外,還要在法國電影院放映他們的電影。

戛納2

在法國戛納,主競賽單元評委出席第72屆戛納電影節開幕式。(新華社)

亞馬遜公司這么做,但奈飛公司卻不愿意這么做——因此連續兩次,戛納電影節上將不放映奈飛的影片。

第二個挑戰是世界上每一個電影節都面臨的一個挑戰,要放映同等數量來自男導演和女導演的影片。然而,戛納是個特例,就像是一位氣度非凡的老年貴婦,執著地遵守傳統,難以說服。

在今年參與競賽單元的21部電影中,只有4部電影由女性執導——僅比去年和前年多了一部。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